故乡行 (二) 川东走笔 - 阿坝文旅 - 阿坝州电视台
您好!阿坝州广播电视台欢迎您!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资讯 -> 阿坝文旅

故乡行 (二) 川东走笔

2021-05-24 14:56:46 来源:

为了却酝酿已久的回故乡忠县“寻根祭祖”之夙愿,我和乾香率子女孙辈共12人,于2008年2月10日,踏上了循与我们家族颇有渊源、“巴蜀分省”前同属“川东”的黔江、石柱、忠县、万县、梁平一线的返乡之旅。

春节期间的213线沿途顺畅。我们经郫县上成渝高速,在永川县城吃过味道鲜美麻辣的鱼头火锅,便沿“北环线”绕过重庆市区,于苍茫暮色中驶经长寿,在沉沉夜幕里从涪陵跨过长江;继而溯父亲1951年到川东伐木公司工作后,曾在彭水县境因所乘木筏解体落水、接连飘过几个险滩后侥幸脱险的乌江而上——沿途“减速带”特多,行经武隆、彭水县城镇小憩时,眼见山峰逶迤、谷狭滩多、落差极大、水流湍急,足见“乌江天险”之谓实至名归!

在迎出20多公里的学生何川导引下,我们于晚上12点方抵达黔江县城;因主人盛情款待萌生的客至如归的内心体验,拂去了一行人长途跋涉的疲劳!


第二天上午,何川带我们去距县城32公里的颇负盛名的“小南海地震遗址湖”游览。

据介绍:小南海系1856年地震截断河流堰塞而成,湖面长5公里,水域达2.87平方公里,内有朝阳寺岛、老鹳坪岛和牛背岛。据说朝阳寺建于乾隆年间,可惜在“文革”中被焚毁;老鹳坪岛下有一座保存完好的罗家祠堂;湖中心有水下“醉汉”森林,牛背岛“犀牛望月”的景观令人神往。其地震遗迹被国内外专家誉为“全国独有、世界罕见”,已成重庆市新的旅游“名片”之一。


我们伫立湖岸,但见小南海湖水碧绿如玉,周围青山环绕,环境优美,景色怡人。接着,一众人泛游艇于湖中,浏览美丽、迷人的湖光山色,目睹昔日地震撕裂的岩层、隆起的山坡,切实感受到了大自然之伟力!

返回县城,何川又特意陪我们去渝怀铁路黔江火车站一游,并远眺正在加紧建设的黔江机场工地,真切感受到了昔日曾为四川贫困地区之一的黔江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次日早晨,我们行经弯急坡陡、道路泥泞的一长段乡间公路,翻越两座海拔1000多米的山口,经过彭水县的连湖镇,进入了与忠县隔长江相望、触生万千思绪的石柱县境内——我儿时听先辈讲过:爷爷的两个亲弟弟,当年就因大旱灾逃荒至此后下落不明;伯父解放前也曾冒着被土匪抢劫、“绑票”的巨大风险,只身前来此地深山里背玉米回家助家人度过“荒月”……

视线里的石柱县果然是群山连绵,重峦叠嶂,峰坝交错,沟壑纵横,海拔悬殊,加之与湖北恩施接界一带公路积雪尚存,多处隧道内均有冰冻,故车速只得放慢——这恰巧给我们了体察山川风情的难得机会,知晓了先辈逃荒来此的缘由,更体味了当年前辈为活命而肩挑、背负筹粮回家所付出的艰辛和历经的风险!

在石柱县城午餐后,我们翻越海拔1680米的方斗山,于傍晚抵忠县城,入住“三峡风大酒店”。全家在酒店坡下食店就餐后还徜徉街头,体验了故乡县城扑面而来的浓浓“年味”,饱览了流光溢彩的秀美夜色!

13日早餐后,我们还特意跨过李鹏题写桥名的“忠县长江大桥”,真切感受在烟波浩渺的三峡水库畔依山新建的桥岛相连的忠县城之宏伟壮观,再驱车前往老家所在的兴隆乡长石村。


一行人先去掩映于翠竹松林中的祖父母墓前焚香燃烛、虔诚祭拜,再去伯父母墓前祭扫。我亦借此向子孙们讲述了“我们祖先世居四川邻水县丰禾场,后因生活所迫一路颠沛流离移居梁平县柏家场;曾祖父再迁居本乡中复村,至祖父母婚后才定居此地,以租种土地为生”的家史。  

随后,我引领康平、健平等,寻觅指认伯父母故居潘家院子,祖父母故居老院子及其赖以取水的那眼老水井,并为其当年竟能供满院子人饮用而称奇;行经我曾下水摸鱼、留下太多难忘故事的水塘、家人土改时分得的田地、高崖顶端的那块大石板、儿时经常戏耍的石碾盘,以及祖母不幸跌下身亡的高坎……

一路上,眼见新房拔地,炊烟袅袅,松柏成林,橙橘挂枝,修竹环绕,绿树掩映,麦苗茂盛,蔬菜葱绿,家家年画艳丽,户户春联鲜红,大人孩子初见面孔陌生的游子时脸上无不写满了好奇和欣喜;耳闻乡音十足的暖心问候,女儿回娘家“拜年”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一只只展翅掠过树梢的喜鹊“喳喳”的鸣叫……

那一派久违的欢乐、喜庆、祥和的川东乡村年节景象,让人倍感亲切、欣慰和怡然,顿觉一股浓浓的乡情涌动于心间!

在表弟家吃过川东味十足的汤圆,再去我家旧居巡看。我边走边指点坡下树丛中外公同其邻居的处所、薄雾缭绕的大湾内“土改”分得的一块“旱涝保收”的水田;又登临小山包,远眺逶迤绵延的条石砌成的寨墙、山梁子上村小学所在的雷家庵,几条去兴隆乡场大路交汇的碑垭口,也介绍老家地处深丘陵地带,完全“靠天吃饭”,解放前每遇大旱颗粒无收、饮水难保时“举家逃荒”者大有人在的艰难窘况;还在已显破旧的老房子院坝里、栽种有橘子树的后门外拍照留念。想必,这会让生长于川西北高原的儿女孙辈,在脑际留下故乡、老家、亲人和近邻的深刻印象!

之后,我们驱车前往父亲1951年参加工作后短期培训之地万县市,入住万州宾馆。傍晚,大家在高笋塘广场一带漫步流连,缅怀先辈在此学习、生活的情景,感受曾为专区行署所在和航运中心的独特风光,观赏年节夜万州的火树银花!

14日早上,先去万县长江公路大桥观光。我们伫立在离湖面约百米之高的桥面向外伸出的观景台上,向东远眺飞架于三峡水库的宜(昌)万(州)铁路大桥,观赏艳阳下高峡平湖波光粼粼、薄雾缭绕的壮丽景观,目送一艘艘满载旅客和货物的巨轮鸣着汽笛从大桥下穿过,又拖着长长的银白色波澜驶向被群山遮蔽的远方……这令自雪山草地走出来的孩子们大开眼界、激动不已!

随后,沿渝宜高速去与忠县毗邻、堪称川东最富庶的梁平县。解放前,我那以走家串户打制银首饰技艺精湛名闻遐迩的祖父,曾长期在这里做手艺;每遇忠县遭遇大灾荒,祖母总会将父亲送来跟随爷爷“混口饭吃”。故而,我们特意游览了留下先辈足迹的双桂堂。

据介绍,双桂堂又名“福国寺”、“万竹山”,因有两株桂花树而得名,历史悠久,享有“西南佛教禅宗祖庭”之美誉。其占地120余亩,林荫溪绕,殿堂巍峨,钟声袅袅,堪称佛学和民间艺术精美的融合,俨然一个积淀丰富的文化宝库。

我们迈入大门,只见寺内殿堂林立,布局严谨,组合别致,设计独具匠心,规模宏大,蔚为壮观。关圣殿、弥勒殿、大雄殿、文殊殿、破山塔、大悲殿、藏经楼等从前延后,地势由低到高,平行排列在中轴线上,均匀对称;客堂僧寮分布两旁,天井海坝点缀其间;回廊曲巷,长亭短榭,廊巷紧连,巧妙地连接成一个结构恢宏的宫殿式建筑群,婉转幽深,引人入胜。

我们一行参观了建筑群和配套的水渠、栽种荷花的水池和巍峨的大殿,行经信众焚香燃烛、虔诚祈祷的大香炉;在宽敞的场院里,还尝试着闭眼前行约20米,以手触摸屏风墙上硕大的瓷嵌“福”字——摸到者喜不自禁,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之后前往重庆,入住华渝宾馆。晚上,康平、健平两家人还畅游鹅岭公园,一览不夜山城的醉人风光。

15日上午,我们去歌乐山,参观了渣滓洞、白公馆,缅怀、学习革命烈士们为新中国诞生英勇献身的精神,经受了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再跨长江去南岸滨江路观赏,继而回到朝天门和解放碑游览,真切感受了山城重庆日新月异的沧桑巨变,长江、嘉陵江相夹的朝天门独特的方位和宏伟的气势,以及商家林立的解放碑的繁华!


晚饭后,大家又兴致勃勃地就近游览了“重庆市人民会场”。

16日,一行人循渝遂、成南高速返抵蓉城,再于次日回到汶川,圆满结束了行程2084公里的“寻根祭祖之旅”。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时至今日,每当忆及祖孙三代跪拜在祖先墓前缅怀先辈、寄托哀思的动人情景,总是感慨万千: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视根系源流、不忘血脉传承的重要形式,是面向先辈表达敬意和感恩的必要礼数;而忆及三个月后汶川8级大地震可能的“变数”,则为似命运着意安排的此行深感幸运、欣慰!


作者:甘国栋


来源: 审核:阿坝电视台 责任编辑:hgh